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6 18:26:19

                                                            “儿童成长发育期间,也是最脆弱的生长期,即使是行为人眼中轻微的伤害,对儿童也可能是严重损害。倘若对于儿童的虐待行为一定要达到‘情节恶劣’,则不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甚至会影响儿童的一生。”王静成表示。

                                                            此外,他还建议借鉴国外儿童虐待举报制度,规定任何公民与机构发现儿童虐待行为均有举报的义务,不举报或者不及时举报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等。

                                                            第二, 维护国家安全历来是中央事权,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履行其宪制责任,但这并不影响中央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继续建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中央政府对所有地方行政区域的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这是基本的国家主权理论和原则,也是世界各国的通例。总之,国家安全立法将使香港变得更安全、更美好、更繁荣。

                                                            王静成表示,很多虐童案并非是监护人所犯,而是监护人、看护人的朋友、邻居等熟人,而他们并不是上述虐待罪名的适用主体。

                                                            日前,英国前港督彭定康等西方政客发表联合声明,对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表达关切。当地时间5月25日,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发言人对此作出回应。全文如下:

                                                            另外,如何界定“虐待”还存在争议,取乐、侮辱、忽视儿童的行为是否属于虐待?

                                                            第四, 中国全国人大这一决定,针对的是极少数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不会影响到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只会使香港居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这将使香港具有更加完备的法律体系、更加稳定的社会秩序、更加良好的法治和营商环境,有利于维护香港的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地位,有利于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和自由。这也符合国际社会和外国在港投资者的共同利益。

                                                            第一, 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不干涉内政是现代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世界各国都应遵守。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网26日报道,林郑月娥说:“何博士是成功企业家,其创办的集团业务繁多,在港澳两地举足轻重。何博士热爱祖国,早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已到内地投资兴业,全力支持国家改革开放,参与国家的建设;亦曾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为国家建言献策。”

                                                            他建议,在《刑法》中设立专门的虐待儿童罪;进一步明确“虐童行为”法律定义,将精神上的虐待、隔离、疏忽等行为也纳入;降低判刑的入罪门槛;犯罪主体不加以限制。